拉阔全球时尚眼界!
STORY LINK PEOPLE & BRAND.
关注微信官方账号

对话Mona Bismarck,首位获选“最佳穿着女性”的美国人

BY flowerli
5047  /  分享:

Mona Bismarck,这个名字对许多人而言,或许有些陌生。若回顾20世纪知名的时尚指标,这位来自美国肯塔基州,曾被誉为「世上最佳穿着女性」的社交名媛,绝对榜上有名。这位活跃于20世纪上半叶,以时装品味及慈善事业闻名的女性,不仅经常被媒体称为上个世纪最受敬重的名媛,体贴慷慨的性格也让她在过世多年后,仍然享有相当高的声誉。

偏爱白色系晚礼服,拥有独特的穿衣品位

Mona Bismarck生于1897年,活跃的时间是上个世纪的30到70年代,她偏爱象牙色与白色晚礼服,在风行黑色小礼服的时代,显得格外出挑,独特的穿搭品味让她成为具代表性的时尚指标,同时也被认为是引领涂抹透明指甲油、穿搭不对称洋装,以及系颈露背上衣流行的名流之一。1933年,Mona Bismarck被香奈儿女士、Madeleine Vionnet及Lucien Lelong等多位知名设计师指定为“世上最佳穿着女性”,这是第一次有美国人获得这个头衔。此后在1934与1936,她再度获选为榜首,其他时候也一直保持在前10名长达多年。

除此之外,Mona Bismarck也是世界级的时装收藏家,与Cristóbal Balenciaga、Hubert de Givenchy等知名大师都是亲密好友。

服装收藏家,几乎涵盖了20世纪上半叶所有经典品牌

在长达86年的人生中,Mona Bismarck曾有过5段婚姻,其中一任丈夫是有“美国最英俊男性”之称的银行家James Irving Bush。在与James Irving Bush离婚后,她与美国首富哈里森威廉斯结为连理长达27年,直到哈里森威廉斯1953年过世,这段时间是她在社交界最活跃的时期,当时媒体普遍称她为哈里森威廉斯太太(Mrs. Harrison Williams),社交圈的范围包括前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温莎公爵夫妇、摩洛哥王妃葛丽丝凯莉、美国作家楚门卡波提、剧作家田纳西威廉斯、以及瑞典名演员葛丽泰嘉宝等名流。

Mona Bismarck的服装收藏,几乎涵盖了20世纪上半叶所有经典品牌,在她家乡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的弗雷泽历史博物馆举行的人物回顾展览《灿烂的Mona Bismarck》中,就展示了共50套服装,包括Elsa Schiaparelli的粉红色晚宴外套、Givenchy的鸡尾酒睡衣装、Vionnet的黑色蕾丝礼服、24双Roger Vivier的高跟鞋,以及36件Balenciaga的服装及帽饰。

不过,其中最为难得的,应该是她与Cristóbal Balenciaga、Hubert de Givenchy及其他名人之间来往的私人信件、图画、草稿及相片,摄影师Cecil Beaton、Edward Steichen以及赫斯特(Horst P. Horst),都曾为她拍摄过照片,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达利(Salvador Dalí),也曾为她创作过画像,作品名为《肯塔基伯爵夫人》(The Kentucky Countess)。

无私的慈善家,拥有迷人的人格

弗雷泽历史博物馆的策展人Scot Rogers,深入研究了路易维尔市费尔林历史学会(The Filson Historical Society)收藏的Mona Bismarck书信,他表示在这些与友人交换的信件中,这位以穿搭品味闻名于世的时尚指标,意外地几乎不曾提起她的服装。

“信里从来没有提起服装,甚至在连给Cristóbal Balenciaga及Hubert de Givenchy的信件中都没有。”Scot Rogers表示,“他们最常讨论的是园艺,而且她对于援助二次大战的退伍军人非常热心,有无数的来信恳求她给予帮助,以及感谢她的无私与仁慈。”

此外,Scott Rogers也驳斥Mona Bismarck曾向第一任丈夫Henry J. Schlesinger索取50万美元,作为放弃儿子监护权交换条件的谣言。Scott Rogers指出,根据当时的离婚协议「因为孩子是个男孩,所以他应该与父亲生活在一起。」

“除了她的丈夫非常强势,而且需要一位继承人之外,协议中完全没有提到金钱或任何交换条件,”Scott Rogers表示。“离婚协议中清楚载明这是段暴力的婚姻,Mona被吓坏了,她的阿姨写给她的信中说,‘我们很担心你过得这么不好。记得你永远都有个家,回家来吧。’”

美丽的人格

Mona Bismarck在1983年过世。在淡出社交界之前,她曾有长达30年的时间,是Balenciaga的忠实客户。Cristóbal Balenciaga退休后Hubert de Givenchy成为她最喜爱的设计师,甚至连过世后都穿着Givenchy的长礼服下葬。在回忆这位忠实客户时,Hubert de Givenchy曾写道,“Mona Bismarck的一生,值得谱成一本美丽的小说。”

策展人Scot Rogers表示,许多人“都非常惊奇,Mona Bismarck会是位如此仁慈的女性。”作为上个世纪声望相当高的社交名媛,“她令人敬佩的人格特质,远胜过收藏的服装。”

作为Cristóbal Balenciaga的忠实支持者,Mona Bismarck其实并不常穿Balenciaga充满立体线条的服装,反而偏爱较传统的线条。Scot Rogers指出,先前曾在维多莉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ictoria & Albert Museum)策画《Balenciaga:形塑时尚》(Balenciaga: Shaping Fashion)特展的策展人Stephanie Wood,在看过这次的展览后,感到非常惊讶,为“Mona Bismarck的Balenciaga收藏与她策画的Balenciaga历史展,实在是非常不同。”

优雅的南方女性,偏爱简洁的剪裁设计

身为来自美国肯塔基州的“标准南方女性”, Mona Bismarck偏爱“非常简单的剪裁,单色但细致的布料及表面装饰。”而且她经常要求设计师为她修改领口的设计,让她可以方便搭配珠宝。在弗雷泽历史博物馆的展览中,参观者可以看见Cristóbal Balenciaga写给她的信件,以及与她收藏的抛接玩具(bilboquet )。

“她就是这样的人,会送非常迷人的小礼物,或是用她在卡布里岛的花园种植的水果制成的果酱。我们可以看见Cecil Beaton写给她的感谢信,谢谢她在圣诞节时送的无花果。”Scot Rogers表示。“她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个人特质,就是这些不曾中断的友谊。小说家Gore Vidal曾说,‘Mona喜欢什么,就会坚持下去。’她与Cristóbal Balenciaga就是这样。Cecil Beaton在1929年第一次见到她时,曾在日志中写道,‘她是个拥有蓝宝石双眼的水晶女神。’”

Mona Bismarck过世后,与第三任及第四任丈夫一起葬在巴黎。她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远超过在家乡肯塔基州,但弗雷泽历史博物馆执行长Penny Peavler指出,这位“肯塔基伯爵夫人”即使离开故乡,成为国际版面上的人物,“显然保留了真诚、优雅等特质,这是所有南方人都共同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