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阔全球时尚眼界!
STORY LINK PEOPLE & BRAND.
关注微信官方账号

请叫他甜心,这就是集阴郁、性感、暗黑、俏皮于一身的埃兹拉•米勒

BY flowerli
4318  /  分享:

因演出电影《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魁登斯”一角而受到关注的美国演员埃兹拉·米勒(Ezra Mille),凭借前卫与风貌多变的造型,一次次攻占媒体版面,也成为时尚界的焦点新星。然而埃兹拉·米勒真正受人瞩目的原因,是那无畏他人评论的果敢与率真性格。

谈到这位不使用社群媒体、大方承认性取向、勇于表达自我的好莱坞明星,人们不再以任何性别疆界、任何身分,甚至任何物种来概括他,他可以拥有多种不一样的面貌,也可以就只是埃兹拉·米勒。以下透过埃兹拉·米勒近期令人印象深刻的访谈与造型风格,探索他对时尚和自我的看法。

我想在死前尽可能创造更多艺术,所以我正执行一些事。”
“I’d like to make as much art as I possibly can before I die,so I’m working on a few things.”

日前Dior男装创意总监Kim Jones将品牌早秋大秀移师东京,除了日本艺术家空山基的大型女机器人矗立秀场,连带他强大的亲友团也现身力挺,包括David Beckham、Kate Moss、Bella Hadid等人。此外,埃兹拉·米勒也惊喜出席。

身穿Dior 2019春夏系列男装,柔美的粉色印花西装外套,搭配气质的白色直筒裤,看似弥漫花样仙气的他,却在停留在背板拍照时,又流露他的搞怪本性,戴着金属框眼镜的埃兹拉·米勒拿着香槟,竟顺手把香槟杯当作笔,皱起眉头来,开始埋头假装写笔记。古灵精怪的他不论穿上什么品牌,都能保有自己独特的味道,这就是他驾驭时尚的方法。

人们都觉得我们疯了,而他们是正确的。”“People think we’re crazy, and they’re right.”

埃兹拉·米勒出席《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巴黎首映会时的红毯造型,可说是杀光全场媒体底片。他身上这套服装,是来自Moncler和Valentino创意总监Pierpaolo Piccioli连手的Moncler Genius企划之一,包覆全身的柱状羽绒大衣,搭配帽饰、手套之余,他的暗黑色唇妆更是画龙点睛,像是演绎暗黑怨灵或黑魔女的样貌。这身装扮不仅引起各大影迷热烈讨论,更在社群媒体上获得一片好评,如国际时尚媒体《Vogue》盛赞,这是他至今最厉害的造型,比起其他讲究经典、高雅西装的好莱坞男星们,埃兹拉·米勒这一身大胆的装扮,定义了他成为新兴时尚指标的地位。

我很努力了解自己。我想这是每个人一生都在经历的过程。”“I strive to know myself. I think it’s a lifelong process for everyone”

穿上Moncler出席巴黎首映的埃兹拉·米勒在时尚圈成为话题,伦敦首映会时也没让大家失望。他穿着Givenchy 2018秋冬高级订制系列的全白女装亮相,雪白丰厚的羽毛披肩,搭配简约白色直筒裤,这套在Givenchy秀场上看似灵气十足的服装,穿在埃兹拉·米勒身上,便自然被注入了一丝阴暗邪气,他不仅在手上写下哈利波特小说中的索命咒“Avada Kedavra”,更在眼下、发梢以银色颜料点缀。

不少粉丝看到他的造型,也直呼埃兹拉·米勒这身打扮简直像极了哈利波特的猫头鹰很美。


我想重点是,我从不买任何新品。出于各种原因我拥有这项个人准则。”“I guess the big thing is that I don’t buy anything first-hand. It’s a personal policy I have for all sorts of reasons. ”

日前出席北京首映会时,埃兹拉·米勒选择了Raf Simons 2019春夏系列,一袭银白色落肩长版大衣,缎面材质的反光效果,呼应脚上闪亮的尖头靴,内搭图样毛衣和鲜黄色丝质高领上衣。这套穿着同样也广受媒体好评,时尚杂志《GQ》11月曾发表了一篇名为《埃兹拉·米勒是你的新任时尚霸主》的文章,内文谈到,“在这里,埃兹拉·米勒向你示范如何表现理直气壮的自信感,而非追随某个特定的潮流或单品。”

我想更深入扮演非人类的世界。我想扮演狗。”
“I want to get deeper into the world of playing non-humans.I want to play the dog.”

在美国,每年七月都会迎来全球瞩目的动漫盛事-SDCC圣地亚哥国际漫画展(San Diego Comic Convention)。在2017年,埃兹拉·米勒为了宣传《正义联盟》(Justice League)而受邀出席活动,他特别装扮成钢之炼金术师亮相,令许多动漫迷疯狂。

2018年他似乎玩得更开了,埃兹拉·米勒以《超级玛利欧》系列游戏中的“奇诺比可”(Toadette)造型现身,顶着巨大的蘑菇头,搭配粉红色深V蕾丝上衣和过膝吊带袜,如此性感的奇诺比可惊艳全场。

接受《GQ Style》采访时,埃兹拉·米勒分享影响他最深的五个风格人物,其中他提到1988年电影《谁陷害了兔子罗杰》(Who Framed Roger Rabbit)中的动画角色Jessica Rabbit,是他童年的重要人物,埃兹拉·米勒表示,“我人生中最惨的时刻之一,就是我姐姐告诉我,你不能把卡通人物当作你的职业,卡通人物都是画出来的,演员只负责为它们配音。这彻底摧毁了我,我到现在还是没被说服……”

我不认同自己是男人,我也不被定义成女人。我甚至不认为自己是人类。”“I don’t identify as a man. I don’t identify as a woman. I barely identify as a human.”

“酷儿”(Queer)绝对是大家在认识埃兹拉·米勒前,得好好弄清楚的单词。酷儿可统称所有非异性恋者,涵盖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或非一夫一妻制等性取向的人们。早在2012年,埃兹拉·米勒便在《Out magazine》的访谈中公开宣布自己是酷儿,后来不少好莱坞前辈们曾不讳言对他说,“你公开出柜是个错误”,他在接受英国周刊《Shortlist》采访时坦言,“这真的是很难入耳的话。我当时想,我是否真的犯了个大错?即便在诸如此类的对话中我曾对自己有过怀疑,但我仍不觉得我有做错什么。”

针对“酷儿”的议题,他在《好莱坞报导》)的访谈中提到,“我没有任何定义。去他的定义。酷儿就只是意味着,不,我不来那套。我不被认定为男人,也不被定义成女人。我甚至不认为自己是人类。”

埃兹拉·米勒在《GQ Style》的访问当中提到,拍摄《GQ Style》杂志让他感到相当紧张,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表现的像其他人一样。但往往“不一样”就是编辑们所追求的效果,最后拍摄出来的成果也完全是他想要的,他坦言,“我很惊喜和开心,有这么大的空间让我展现非常奇怪和百变的样貌。”

我是埃兹拉·米勒。但你也可以叫我小宝贝,或是甜心贱货。”“I am Ezra. But you can call me Lil Baby, or Sweet Bitch.”

为了《Playboy》杂志的拍摄计划,埃兹拉·米勒上俏皮的兔耳朵、穿上透肤蕾丝洋装、踩着14号的超大高跟鞋上阵。不过不要怀疑,这一切都是来自他自己的要求。

在《Playboy》访谈当中,埃兹拉·米勒侃侃而谈自己的成长经历,现在看似活泼、正向、勇敢做自己的他,过去也曾遭受过霸凌,在好莱坞试镜中受过不当对待。从骨头开始说起,“我有很怪的骨头”,他大方让记者摸这些骨头,这些连医生都无法解释的、谜样的排列组合。

接着他揭露自己从小因语言障碍受到霸凌,不免让人联想到他在《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中饰演的角色,阴郁、口吃的魁登斯,他痛恨父母总逼迫他接受疗程,“我宁愿有缺陷,也不要有人一直矫正我。”直到遇见他幼儿园的音乐老师,他形容,老师就像施了魔法般,让他透过歌唱克服口吃。

幼儿园,也是他认清自己性向的关键时期,他发现自己爱上班上的男同学,因此问姐姐自己究竟是不是男同性恋。后来他经历了痛苦、被伴侣背叛的青春期,一次次失败的恋情,让他不再相信能在爱情中找到完美的单一伴侣。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多伴侣式关系,包括他所属乐团Sons of an Illustrious Father的成员及其他有相同性取向的人们。

自称“性感天菜”的他,相信不论以什么形式恋爱,以什么形式生活在世界上,总能为自己的人生开辟独特的道路。套句时尚媒体《i-D》的评论,“米勒,确实,是只完美的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