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阔全球时尚眼界!
STORY LINK PEOPLE & BRAND.
关注微信官方账号

回不去的纸媒时代,记录那些年的复古腔调

BY MAE
3542  /  分享:

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新媒体行业快速上位并逐渐取代了纸媒,8,90年代那些记录在纸质杂志上的时尚娱乐见闻也纷纷换了媒介。而8,90年代的香港是娱乐事业最辉煌的时期。20年前纸媒正盛,报纸和八卦周刊是香港的主流媒体。

创刊于1976年,香港杂志《號外》贡献的那些经典封面已经在网上火过好几轮,那些前卫、大胆的杂志封面流露出的浓浓的复古腔调,对比如今的时尚大片各种精修所呈现出来的完美,那份色彩和颗粒感是无法再复制的。

 

 

不仅仅国际时尚杂志需要随八卦周刊附送才能生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號外》都霸占着香港中文月刊销量榜单第一名,由一沓小报发展到今天,内容包括了时装、建筑、城市、流行文化,从不同的层次来解析。

 

1976年创刊封面 & 2018年3月刊封面

 

由杂志所引入的生活品味,塑造了香港中产阶级的审美,至今也仍被引用为80年代香港中产阶级冒起的象征符号。进入1990年代以后,大量新式杂志涌现,各式杂志纷纷以不同手法包装,《號外》杂志也逐渐式微。

1988年,《ELLE》进入中国,中国第一本时尚杂志诞生。第二张图为1993年《时尚》的创刊封面。

 

 

2003年以后被广州现代传播集团收购,在内容上发生了一些改变。将较多的目光聚焦到内地城市,内容是丰富了,但却失去了香港本土的味道,杂志的成长见证着香港过去30年的岁月,我们不断怀念的摩登时髦的视觉表现手法和雅痞品味,都是那个时代审美的象征。

 

 

为什么我们总是在怀念80、90年代的香港?

那是一个产出经典的时代,《春光乍现》《东方不败》《倩女幽魂》《英雄本色》等等以及周星驰系列,我们最无法忘怀的是这些港星们塑造的一个个荧幕形象,他们是香港黄金时代的缩影。那些美得各不相同的香港女星也成为我们心目中无法逾越的女神,而她们的风格也出奇的和今天的审美一致。

 

 

这些女星虽然活跃于二三十年前的荧幕上,却已经向我们展示了当代女性更应该有的独立与个性,而他们的独立与个性在《號外》摄影师的镜头下则格外真实。

 

 

《號外》吸引人的无疑是它封面拍摄概念,摄影师总能挖掘出公众人物们不同的美态,那一张张抓拍都是有灵魂,有故事的。

 

 

《號外》杂志1988年7月刊为林青霞拍摄的一组运动风大片,由香港摄影师蒋家骅拍摄。这组旧照突出了五官棱角,林青霞身上最特别的一点就是她具有中性美,仿佛让人看到《刀马旦》中那个英气的她,独特又高级。

 

 

拉阔君最喜欢的封面人物之一就是张曼玉,由內而外的自信与美感。其个人品味极佳,穿衣随性但不简单,这套衣服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也颇具时尚感,还是港姐身份就已经上过封面,总共登封7次,《號外》总能呈现出不同韵味的她。

 

 

年轻时的王菲已经极具个人风格,音乐诠释能力、率真的个性、慵懒的表情以及不断变化的形象装扮,她的时尚感完全来源于她另类的个性。

 

 

钟楚红给人留下的印象一直是美艳性感,《號外》却不止拍出我们熟知的这一面,1984年12月刊这张封面图充满生活气息,呈现了一个完全不同风格的钟楚红。没有标志的波浪卷发和深V领上衣,安静地坐在那,淡漠的眼神和清纯的气质也同样迷人,充满故事性。

 

 

《號外》于1987年12月迎来十一周年纪念特辑,岁末压轴封面由香港同志摄影师李志超拍摄,摄影师形容她:“王祖贤真是靓到连弯都可以拗直,就算是同志都觉得她太美”,那时倩女幽魂已经红遍香港。

 

 

在低像素下依然仙气的除了王祖贤还有李嘉欣、朱茵和周海媚,《號外》拍下的一张张照片,记录了一众港星风华正茂的时期。

 

 

那些登上《號外》封面的男星们所呈现出的模样,可以说比女明星们更加独特,更具诱惑性,下面这张封面也一定是你没见过的发哥。

 

 

吴彦祖的那张极具挑逗意味的正面全裸封面也是来自《號外》,吴彦祖的老婆Lisa S表示她当时就是看了这张封面图就喜欢上了吴彦祖,当时的吴彦祖、金城武、张智霖开始走红。

 

 

《號外》的这张封面也促成了张国荣和陈凯歌在影史经典《霸王别姬》的合作,张国荣本人给陈凯歌寄去了《號外》这一期反串主题拍摄的大片底稿,挤掉当时明星排场的原定主角尊龙,得到程蝶衣这个角色。

 

 

男星封面的许多经典之作都出自《號外》彼时的御用摄影师——香港摄影家李志超,八十年代加入《號外》作为编辑和摄影师,拍下无数大胆破格的照片,用影像记录了香港电影的一个时代,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摄影系,可以说他独特的摄影视角和创意极大地影响了这本杂志。

 

 

封面作品中最珍贵的,恐怕要属为张艺谋导演拍摄的《號外》封面,据李志超摄影师形容:“当年张艺谋还没红,我找他拍照,给他看了三岛由纪夫作参考,然后他便跟着做。拍完照后,我还买了很多三岛由纪夫的书给他看。事后他写了一封信多谢我,说国内的杂志封面,都是大美人的领域,这张照片,令他十分意外,那年代男人露点,除了罗文,就只有他。”照片阴郁又有力量,原来张艺谋导演还有如此有魅力的硬照。

 

 

八零年代中,刚刚拍完许鞍华导演新浪潮代表作《投奔怒海》的刘德华还不是商业偶像,李志超邀刘德华当模特儿,让他演绎忧郁、愤世,最终留下了这张气质独特的大片。

 

 

王家卫《春光乍泄》的许多剧照都出自李志超之手,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将张国荣黯淡的神色和面部的淤青拍出颓废感和孤寂感。

 

 

这样一位极具才华的作家、导演、著名摄影师,却被诊断罹患罕见的腹膜癌,已于2014年10月10日病逝。在生命的最后,在医院做化疗,见到阳光照进屋内,还是禁不住爬起来拿相机拍了下面这张照片,他是一个为了拍照不顾一切的人。

 

 

踏入2000年代后《號外》杂志发行量大幅下降,面对纸媒日渐衰微的生存环境,《號外》也和曾经香港娱乐圈的黄金时期一样,难回巅峰了。在纸媒似乎穷途末路,报纸和周刊也纷纷倒闭,让路给了新媒体时,那些坚持下来的显得更加难能可贵,一本好的杂志所承载的精神,值得我们将它拿在手中细细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