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阔时尚 LIVEMOOK.COM

拉阔全球时尚眼界!
STORY LINK PEOPLE & BRAND.
关注微信官方账号

Diane Von Furstenberg:不做王妃做裙子,这个女人比香奈儿还传奇

BY erin.chen
6282  /  分享:

Coco Chanel说过,“女人一定要有一条小黑裙”。

而她说,“没有裹身裙的女人是不完整的”。

如果只能说出一位时尚界传奇,对我而言不是香奈儿。Diane Von Furstenberg的人生比香奈儿还要传奇一百倍。她是黛安·冯芙丝汀宝 Diane von Furstenberg,她说:我希望每一个女人明白,她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女人。

 

很多人可能对她的名字不熟悉,但是提起时尚品牌DVF,相信很多人就知道了。没错,Diane Von Furstenberg正是DVF的创始人。

 

 

穿Diane von Furstenberg名人明星

 

她是谁?


黛安·冯芙丝汀宝(Diane von Furstenberg),1946年生于布鲁塞尔,母亲是集中营的幸存者。戴安母亲怀她的时候在纳粹集中营待了十三个月,谁都没想到她能活着出来,被救出来时她只有26.7公斤。她生下来,她的母亲就对她说,所以当Diane 健康降生时,母亲说:“上帝拯救了我的生命,是为了让我赋予你生命。”

 

 

年少时,戴安在英国和瑞士的寄宿学校学习,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18岁时,她遇到了她人生中的王子——德国皇室的继承人伊根·冯·芙丝汀宝(Egon von Furstenberg)。

 

嫁给王子后,开始了喧嚣密集的派对生活,一个晚上参加三四个爬梯,生活富足奢靡,成为社交界的金童玉女。当然,戴安并不是盲目的消遣时光,她在为自己积累人脉。

 

然而,因为戴安犹太人的身份,并没有得到皇室的认可。他们排斥她,还说“她终于靠着孩子得到了她的一切”。

戴安想要做些事情来证明自己,后来采访她说,“从我知道要与埃贡结婚的那一刻起,就决定要开创一份自己的事业,我想成为我自己,而不仅仅是一个嫁得很好的普通小女孩。

在丈夫的引荐下认识意大利织布厂Ferretti老板Angelo Ferretti,除了购买布料外,每个星期更专程飞往意大利学习布料制作工序,开始着手设计自己的时装系列,最开始,她就想到做一条能勾勒女性线条的裙子,这是裹身裙诞生的开始。

 

她描述自己心中的性感女郎:“我喜欢的性感是带有一点野性的,所以在裙子上描绘了近似兽纹的图案,穿上这样的裙子,女人们看起来像猫一样性感。”

 

可是当她全身心把注意力投身到事业的时候,丈夫身边却多了很多莺莺燕燕。最终,戴安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生活,挺 5 月孕肚离开德国皇室,只身一人出走纽约。

在那段时间里,戴安设计了很多条裙子。起初,她的裙子并没人买账。可以想象,一个有孕在身的孕妇,独自在纽约开展自己的事业有多么难,也多么有魄力。

 

她没那么容易放弃,最初是艰难的,最开始的第一场服装秀是从服装学校找来的几个临时模特,以及,每次裙子从意大利发过来,都是戴安自己去火车站提货。

后来,戴安这样回忆那段时光,“夜幕降临,穿上华丽的晚礼服,变身“公主”出入各种时尚派对;白天,被“打回原形”,忙碌地处理订单,飞到意大利去请求工厂继续供货……“最糟糕的一次经历是:航运寄来所有单品的面料成分都用意大利语标明,我只能流着泪坐在冰窖般的地板上重新改成英语。那时的我离报纸上描写的风光无限的王妃生活几乎相距一光年。”

 

幸运的是,尽管之前的婚姻并没有维持太久,但却为冯芙丝汀宝带来了一双子女以及一个大有来头的贵族姓氏——von Furstenberg。也正是因为姓氏中间的这个“von”,让她日后坐拥大量时尚资源。

 

之前的社交活动日后也确实给了她很大帮助。1970年2月,怀有身孕的黛安拉着一箱子意大利制造的针织围裹裙去找时任《Vogue》杂志美国版编辑的戴安娜·弗里兰 (Diana Vreeland) 会面——她们此前曾经有过社交性的碰面。

 

她的目标客户是70年代的职场女性。她通过媒体打造了穿DVF裹身裙的女性形象:早晨匆匆上班,需要一条最简单最简化最好保养,不皱不透,不需要精细保养也不需要干洗熨烫,拎起来就能穿,穿起来就好看,拿起包就能走进办公室的裙子——对了,还得让她们买得起。

如你猜测,这条裙子成为了当时的爆款。女人最大的烦恼是穿DVF出去会撞衫。法国IT girl 简伯金也是裹身裙的忠实粉丝。然后,戴安乘胜追击,亲自飞往意大利的工厂,恳求工人们可以做出新款式。因为戴安的努力,自推出裹身裙不到两年时间,品牌价值就从0做到4000万美元。

裹身裙的惊人成功不仅让她登上了《新闻周刊》的封面,也掀起了一阵时装运动。

 

在进驻时装界后,她又进驻了美妆届。让她下决心做美妆的原因是,有次她的行李丢了,不得不去商场补货,看到商场卖的彩妆质地那么粗糙,她决定自己来做。

 

虽然那个年代还没有现在网络发达,但她就很懂得打造自己和个人品牌。而她黛安,她永远独立自主。即使独自扶养两个孩子时,即使在与癌症抗争时。要知道她是欧洲皇室的王妃,她有足够多的理由与实力可以依赖身份。可她偏偏在守旧传统的欧洲旧时代,选择成为一名新女性,并用裹身裙精神让世界重新定义优雅与性感。

 

正在事业蒸蒸日上,如日中天的时候,戴安爱上了意大利作家,放下了纽约如日中天的事业和亲爱的男友定居了巴黎。后来作家男友出轨,戴安黯然回到纽约,此时的DVF的授权也几经转手,已经不是那会自己的天下了。

 

戴安意识到,她不仅失去了自己的品牌,也失去了自己的身份。经此一役,戴安也留下了情场名言:“当一个女人失去了自我个性的力量,她就失去了当初吸引男人的光芒。她变成了一个她以为男人所希望的温顺而被动的女人,而此时,男人却会被另一个耀眼的灵魂所吸引。”

 

不仅事业遇冷、感情受挫,1994年,她也发现自己得了癌症。最初是因为和Ralph Lauren 吃饭时,他说:“我感觉左耳总是听见噪音,后来发现是肿瘤。” 戴安想起自己的左耳也有噪音,于是去检查,发现也是肿瘤,而且是恶性已经扩散。

她开始阅读,开始观察大自然,开始学习冥想,情况一步步好起来。但总算,戴安熬过来了,经过无数次射线灼烧,她康复了。恢复期间她每天要逼着自己在游泳池里游上五十个来回,并天天念经祈福。

 

1997 年重组公司,戴安重振旗鼓,决定东山再起,重新推出招牌裙款,继续创造属于她的时尚神话。这一次,她再次向世界证明自己的成功绝非侥幸,她做到了。


而戴安多年的老友,一直未婚的传媒大亨Barry Diller多年一直关注着戴安,2001年戴安再次结婚了,结得突然而又顺其自然,和她结婚的正是在身边三十年的老友。结婚的时候,巴里·迪勒送给黛安26枚结婚戒指,代表他爱她却没有走进婚姻的26年!

 

结婚之前Diane 给前夫Egon 打电话说:“我想要你的祝福。” Egon回答:“我可以祝福你,但你婚后还是要继续用我的姓。”

 

“如果说美国女人能从她身上学到什么,那是因为,她敢于做一个女性,同时过一种男性的生活。她可以独立自主,却不感到寂寞;她可以大方地在乎金钱,随心地拥有情人;她可以选择结婚,也可以选择单身;她可以穿着女性化的裙子去开创事业——她可以真正地自由。”